我将不停地走啊,不停地歌唱。

突然好奇,在绝对的武力面前,思想能做什么?

小论文:我爱的少年不是这样😭

一点关于圈子现状的个人感想
————
        很多时候我寄托于一些似有似无的真实感,点点滴滴地想要把他拼凑起来,可是不行,那些微小的真实感抵不过太多的偏差感,最终构成了一个同人中令我不再熟悉不再那么热爱的他。
        我希望蜘蛛侠这个Tag的现状不是cp乱飞,小蜘蛛成了傻白甜,满脑子搂搂抱抱举高高,一心一意谈恋爱。那不是他,我爱的少年不是这样。我爱的是那个看到暗恋的女孩子会脸红心跳的15岁男孩Petet Park;是那个会扶老奶奶过马路、帮路人抓...

突然好奇,妖怪们的妖怪书和隐形术的隐形书到底是怎么批量生产的?🙈🙉🙉

他们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而是像奇妙的黄色罗马烟火一样,不停喷发火花。

[搬运]hp forgive

lost lover(四)
  两位马尔福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赫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提起裙摆拾级而上。微波粼粼的湖水“倒映”着古堡,墙面上的七叶树悠悠地摇晃着嫩绿的枝桠,仿佛有湖风正从这里穿过,带着湖水与花草的清香,徐徐地扑满胸怀。
  
  赞美魔法,有那么几秒钟,赫敏恍惚觉得自己真的站在霍格沃兹的黑湖边。她抬起魔杖,肖像墙上布置的魔咒被开启,清澈的翠绿光芒流淌,一人多高的芦苇围住半边湖岸,开着野花的草皮像一条美丽的绒毯顺着阶梯铺陈下来,引得经过的巫师赞叹喝彩。
  
  进入礼堂里的人越来越多,肖像墙是通往典礼广场的必经之路,许多巫师都会在这里驻足片刻,赫敏应对了第七拨凑过来问候攀谈的巫师后,终于...

[搬运]hp forgive

 lost lover (三)
拿着请帖的巫师们还在说说笑笑地走过漂亮的拱门,探究的目光时不时扫过三个僵持的年轻人,常青藤下凝固的空气,让几个打算和布雷斯攀谈的巫师望而却步。
  
  “嘿!哥们儿,我们的最新杰作用起来还顺手吗?你一定喜欢那根骚包的羽毛吧?” 乔治冲弗雷德了个丢眼色,努力想打破这里压抑沉闷的气氛,他的双胞胎兄弟心领神会,一伸手勾住布雷斯的脖子,嘿嘿笑着说:“为了韦斯莱出品的名誉,查理被一位金灿灿的小伙子追着跑了半个亚利桑那呢。”
  
  “虽然我的保护神奇生物只得了A,但那绝对不是雷鸟的羽毛,你别想骗我。”布雷斯配合地打趣,“况且你们送的东西,我怎么敢随便用?上次乔治帮我准备的生日礼...

        谨以此向所有经受过灾难的人们致敬
        刚进入展馆时里面并不太安静,但人们的目光转来转去,一切声音终是平缓了,细弱而不失力量。

       我注意到进入展馆的人之中,除了我们这些一拥而入的学生之外,多是与稚儿同游的成人,许是因着今天是六一的缘故罢。而其间,青年,壮年,老年,不一而足。
       总是童声稚语,总是细声解释,一缕有关人性,有关生命,有关面对灾难时的谦卑与善良的光正...

看到peter鼻青脸肿,穿着一件红色连帽卫衣,独自一人坐在楼顶的一瞬间我真的觉得peter简直帅到炸裂,超级帅

You are my hero.

孙哲平生日快乐

「曾经的第一狂剑,因伤已经离开这片赛场很久,但依然很狂,很傲。
但训练室在这一瞬间却变得安静极了。狂傲之下,掩藏的痛苦,旁人又能体会到几分吗?
离开赛场已经四年了。孙哲平依然可以击败叶秋,这说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荣耀。四年里,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他为了荣耀做出过多少努力?结果到头来却只能是这样的结果,这种苦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
「听到楼冠宁这样的邀请,孙哲平意外,但却没有惊喜,因为他多少可以猜到,楼冠宁的邀请,有很多同情分在里面。这是他不愿意接受的。」
「“兴欣,打挑战赛吗?”孙哲平果然还是挺关心荣耀的,连挑战赛里的状况都知道。」

热爱着荣耀的你,生日快乐!...
©tahuifaguang
Powered by LOFTER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