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作不了我的梦,正如我作不了你的诗。

【搬运】hp forgive

第2章无望的爱(上)

“很好,马尔福先生已经成功的施展了无声的铁甲咒,斯莱特林加十分。”

 

听到斯内普的话,五分钟前刚做到同样的事的赫敏朝这边丢来一个愤怒的眼神,德拉科回以轻蔑和挑衅的一瞥,女孩涨红了脸,转过去继续对付她面前的纳威。而哈利则用更加仇恨的目光看着斯内普,简直要灼穿他灰黄色的脸。

 

开学四个星期,这种类似的情形几乎每节课都会发生。哈利不知为何忽然在魔药课上大放异彩,甚至超过了一向遥遥领先的赫敏,而在斯内普的打压下,黑魔法防御课俨然成了格兰芬多的噩梦。

 

德拉科第一次如此认真努力地学习,他每天疯狂地训练着自己,只想要最快地提升实力。他也是第一次感觉到马尔福高贵的血统并不仅仅带给他出色的外表和万贯家财,他的魔力和脑子,一点也没让他失望。

 

节节窜升的成绩加上傲慢的态度、总是能戳中痛处的嘲笑,已经让他成为“除了斯内普以外第二可恶的人。”语出哈利波特,他们显然没打算瞒着他。

 

德拉科磨牙,狠狠地丢出一个昏迷咒。

 

“哎哟!你最近怎么这么拼命啊。”布雷斯的无声咒没能成功,只好小声念咒保护住自己,诧异地抖了抖手,他被震得手臂发麻了。

 

“因为你最近看上去更讨打了。”

 

“我的魅力竟然能让马尔福爱上图书馆?”

 

“是谁靠着我的作业,才几次逃过留堂补习的?”

 

布雷斯被堵住了,权衡了一下,决定迂回作战:“我很感谢你亲爱的德拉科……不过你这个口气怎么有点耳熟……啊,我想起来了,很像是格兰杰在教训她的两个绯闻男友!”

 

“呯!”“嗖!”两声巨响,全班同学吓了一跳,停下练习往这边看,布雷斯被赫敏无声的昏迷咒击倒在地,德拉科正巧同时释放了一个缴械咒,于是赫敏代替倒下的布雷斯被击中,她的魔杖打着旋儿飞到了他的手里。

 

哈利和罗恩一跃而起,魔杖指住德拉科大吼:“魔杖还给她!马尔福!”

 

“住手!”斯内普匆匆走过来,魔杖一挥弄醒了布雷斯,怒喝:“只在小组中练习!格兰芬多攻击其他学生,扣十分!”

 

哈利叫道:“马尔福抢了赫敏的魔杖!”

 

布雷斯拍着袍子上的灰尘,对自己被击昏的事情咬牙切齿:“是那个肮脏的泥巴种先攻击了我!”

 

“你竟敢——是你们先说的坏话——”两个男孩顿时气得朝布雷斯扑过去,被斯内普一人一个缚腿咒定在原地。

 

“够了,有你们三个在的课堂真是灾难,看来你们都对无声咒很有信心、开始扰乱课堂了。那么波特,你可要出来和马尔福先生一起给全班做个示范?”斯内普用冰冷柔滑的声音讽刺着,哈利顿时涨红了脸——他的无声咒练习得还完全不行,令他气愤的是马尔福确实在这一点上做的比他好。

 

斯内普冷哼一声,挥手让全班继续练习,赫敏忽然噌地举起手:“我愿意做示范!”

 

她一向是最优秀的咒语高手,对自己竟然被纨绔子弟缴械有些出离愤怒,甚至做出这么冲动的举动。哈利和罗恩很高兴地朝她做了一个“干得好”的手势,斯内普漆黑的眼睛扫过全班,唇角泛起一个冷笑:“好吧,在此之前,马尔福先生,请把魔杖还给格兰杰小姐。”

 

斯莱特林们哄笑起来,赫敏甩着她长长的棕色卷发,站到德拉克面前,她漂亮的睫毛掩着琥珀色的眼睛,德拉科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他甚至不能约束自己的视线粘在她因为怒气而变得分外红润的脸上。

 

“我的魔杖,马尔福先生。”她生硬地说。德拉科发现自己立刻乖乖地伸出手递出魔杖,然后被对方狠狠地抽走了,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一道咒语已经到了他面前。

 

匆忙施了一个铁甲咒,因为力道不够,他被击得踉踉跄跄地跌出好几步,斯莱特林以外的学生们大声叫好。

 

“嘿!德拉科,你可别输在一个女人身上!”布雷斯在他背后推了一把,德拉科走回原地,脸上微微泛红,赫敏扬着下巴,美丽的眼睛仍然聚焦在他身上,然而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和厌恶。

 

德拉科的脸变得苍白,心里渐渐冰凉。

 

一直都是知道的,他和他们是天生不对盘的死敌,整个学生时代都在琢磨怎么让对方不好过,他在他们眼里是仗势欺人的小恶棍,从头到脚挑不出一处优点——虽然知道,还是无法忍受她的目光。

 

他们站在对立的两面,魔杖保持了最方便攻击的角度指着对方,德拉科却无法发出任何一条咒语,他被她影响得如此严重又明显,她不屑一顾。

 

他因为她挣扎着,辛苦地时刻压抑自己;他因为她惧怕着,担心随时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他满身破绽地站在她面前,他的正人生被迫面临着荒诞的抉择。

 

而她不屑一顾——

 

赫敏心中一凛,面前的少年身上的气氛忽地一变,散发出了真正的杀意。马尔福一向是骄纵的,他漂亮的外形和举手投足间的富贵毛病,差不多也代表了“草包”的意思,事实上之前的五年中他不过是个中等成绩的学生,除了搬出身家找他们的麻烦,就没有别的本事了。

 

可是此刻她被他的杀意迫得手心冒汗,他浅灰色的眼里有一团冰封的火焰,好像她是他人生里最大的障碍,是一个不得不除去的污点。

 

周围的同学们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斯内普皱了皱眉,似乎想要拉开两个人,这个时候德拉科的魔杖忽然动了——赫敏瞬间觉得他会向她丢过来一个阿瓦达索命——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下课铃响了,德拉科收起魔杖,踢开课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教室里很快只剩下了三个人,哈利和罗恩看着脸色还有些发白的赫敏,小心翼翼地问:“赫敏?你没事吧?”

 

她定了定神,轻轻地说:“他想杀了我。”


评论
热度(15)
 

© tahuifagu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