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作不了我的梦,正如我作不了你的诗。

【搬运】hp forgive

                                          第36章覆灭(中)

感觉到左臂传来一阵冰冷的刺痛感,斯内普不适地动了动肩膀,他的面前是一面灰暗的、结满了蜘蛛网的墙壁,墙角支出来一只火把,火光黯淡,看上去随时会熄灭,火把的下方则挂着一个老式的摆钟。那钟摆上的镀金已经全部脱落,每摆动一下,那干涩的轴承都会摩擦着发出令人牙根子发酸的咯吱声。

斯内普对于某个已经丝毫不把自己当小辈的人把自己安排在此处甚是不满,他觉得他和那个刚刚过了十七岁生日的小崽子的任务至少应该换一下,可是万分不幸,黑魔王把指挥权交给了对方而不是他。

他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啧声,从长袍里掏出一张羊皮纸,嘴里念了一道咒语,那羊皮纸上顿时显现出复杂的的纹路来。这是亚克斯利昨天晚上交给他的东西,据他所说,是他带领手下的食死徒们大半年的心血成果,上面不光有魔法部的详细地图,还标注了所有埋伏了傲罗的暗哨和口令,如果他们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这些地方,然后率领大批食死徒忽然攻进来,不等那些每天只知道坐在办公室里聊天喝茶的魔法部官员们反应,这里就要换主人了。

老式摆钟的钟摆还在吱呀吱呀的摇动着,最后再看一眼地图,确认自己记清楚了那上面的位置和口令,斯内普理了理自己的袖口,走到那堵灰暗的墙跟前,手掌轻轻覆盖在墙面上,然后仿佛有浓郁的雾气从他面前层层化开,光影涌动,他出现在了一条铺着暗红色地毯的精致走廊上。走廊深处隐约传来人声,斯内普的脚步悄无声息,仿佛一道虚无的烟雾擦着墙壁上的石雕,滑过壁灯下的阴影。

“谁?站住!”一声低喝忽然从走廊拐角处的一副装饰盔甲后响起,斯内普脚下一顿,面色冰冷地看着一名傲罗举着魔杖从那处暗门里走出来,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

那傲罗趾高气扬地看着他,说:“部长有令,此处不得通行,立刻退去,否则我就要缴了你的魔杖了。”

斯内普淡定地转身,魔杖掩在袖口下射出一道白光,那名傲罗高傲的笑容僵在脸上,斯内普用一个漂浮咒把他放回那副装饰盔甲后面,然后继续往前走去,终是忍不住喃喃地说了一句:“怎么就能蠢成这样?”

他还记得十六年前的那段黑色的岁月,那时魔法部的精英傲罗悍不畏死,战斗到最后一口气也绝不退口,他们顶着阿瓦达索命咒给食死徒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他们面对钻心咒的折磨也绝不松口,而现在……斯内普的魔杖敲着画框念出口令,看着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靠在椅子上睡得昏天黑地的样子,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哭笑不得。他往那名傲罗身上丢了一个昏睡咒,实在不想再去看他一眼,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这是第八个暗哨,有三处的傲罗自己跳出来朝他呼喝一番然后被击倒,有两处是他用口令敲开然后解决掉,有两处是空的,只有一处的傲罗和他交战了大约一分钟,但那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终归没有什么战斗经验,还是被他拿下了。

八处暗哨,六名傲罗,居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利用地势偷袭一下,更没有一人传出去被袭击的消息,斯内普握着魔杖站在那个六芒星型的、暗金色的办公室大门口,看着上面挂着的“安全事务司”的牌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他这些年一直窝在地下室熬魔药,思维有些跟不上时代了,那人主动出手要替黑魔王攻下魔法部的时候,他还有些恼怒和不解,但现在他忽然有些明白了——如此懦弱昏聩的掌权者,借着黑魔王的手大肆清晰一番,或许对于整个魔法世界来说,是件好事吧?

耳边忽然想起了脚步声,斯内普往走廊的左边看去,灯火下有一人正大步走来,他身材修长,四肢和腰身正在飞快地瘦下去,黑色的头发褪成美丽的铂金色,瞳孔像是一潭深水沉淀出清澈的浅灰,他摘下胸口刻着“理查德•道格拉斯”的贵宾胸牌随手扔掉,同时被他丢出去的还有一大把魔杖。

“你好,斯内普教授,”他的魔杖挥动一下,巫师袍上黑色的绣边恢复了原本的银绿色,抖了抖袖口,也不理会对方黑如锅底的脸色,直接走到那六芒星型的大门前:“斯蒂芬斯。”

六芒星阵放出一阵光芒,他走过去,直接穿过了那暗金色的金属物质,斯内普皱着眉头跟上去,眼前光影一转,两人出现在了一间宽敞的的屋子里,一条又一条的长桌上摆满了水晶球和窥镜,房间的尽头还有五道大门,同样是六芒星的形状,但颜色各异。

“德拉科,辛克尼斯呢?”斯内普扫一眼这空荡荡的房间,发现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正在七楼最大的那间会议室里开会,我给他准备了足有二十英尺长的精彩发言稿,足够他把这次会议开到明天去。”德拉科的嘴角泛起一个懒洋洋的浅笑,手里的魔杖射出一道又一道的魔咒,把这个房间完全地和外界隔离起来,“当然,与会人员包括了几乎所有魔法部的官员,安全事务司一个不剩——哦当然,除了那些刚被我们料理掉的傲罗们。”

“斯克林杰……”

“斯克林杰在半个小时之前离开了魔法部,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应该正好有空请他去喝一杯。”

“他去哪了?”

“去做我想让他做的事情。教授,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亚克斯利带着一群人等在外面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控制这里。”德拉科指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窥镜和水晶球,“斯克林杰到底是上次的战争中存活下来的人,虽然现在糊涂了,可安全事务司和傲罗部一直是牢牢捏在自己手里,我们的人基本无法下手,这里的魔法都是他亲手设置,所以——”他看着斯内普,仿佛有些挑衅地扬起一边的眉梢,“如何让这里停止运转,打开魔法部的大门,却要靠我们两人了。”


评论
热度(10)
 

© tahuifagu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