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作不了我的梦,正如我作不了你的诗。

【搬运】hp forgive

                                          第56章思变(上)

幻影移形离开那片三年前举办过魁地奇世界杯的森林后,德拉科没有立刻赶回去,他迎着微凉的夜风不徐不疾地飞着,薄云仿佛最上等的丝绸,温柔地拂过皮肤,心中的痛楚不知是被抽离还是被压抑到更深的地方。德拉科废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才运行完一遍大脑封闭术,把不断在眼前流连重放的那张脸藏了起来。

 

在格里莫广场的那些日子她应该过得不错,脸色健康,琥珀色的眸子更加明亮坚定,苦难并没有磨损她的美丽,反而使她沉淀出更加夺目的光芒,沉着睿智,勇敢温暖……就像他一直思念着,渴盼着的那样,让他迷恋深陷,又遥不可及。

 

因为不到这黑暗彻底消散的那一刻,他便永远无法站在她的身边。

 

德拉科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他们的路都还很漫长,而他能为她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九月之后,寒冬很快就会到来,希望那个精心准备的钱包能让她过得好一点。德拉科摸摸自己冰冷的脸,睫毛微颤,自嘲地一笑——明明连生命都朝不保夕,他居然还能如此龟毛地担心她吃不饱穿不暖,他真是越来越不像一个马尔福了……

 

可是——抬手按上自己的左胸,神色一黯,又立刻恢复了平静漠然。

 

德拉科飞回马尔福庄园的时候已经是子夜了,花园和大宅一片宁谧,只有正门那里还亮着一丝灯光,显然伏地魔没有回来。他无声无息地落在庄园的锻铁大门前,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伏地魔这样行踪飘忽已经很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回想起来,正是从波特成功逃出女贞路后开始的。他曾经猜测黑魔王的经常性失踪,或是在给自己争取更多盟友,或是为了寻找失踪的波特——天晓得他为此担了多少心——但现在他肯定,伏地魔是在四处寻找老魔杖。

 

可是有谁能想到,传说中神秘的老魔杖、死亡棒,正是老校长在所有人眼皮子下面使用了很多年的那一根呢?

 

德拉科穿过花园,迈上门厅的阶梯,灯火猛然一亮,淡金色的大门自动转开,他带着一股夜晚的凉意走进去,等在门厅里的两个人一起回头,看到他以后,其中那名食死徒立刻迎上来,脸上露出恭敬的笑容。

 

“马尔福先生,您回来了。”男子一边鞠躬一边瞄了他一眼,见那张精致的脸上一片冷漠,看不出喜怒,含在嘴边的话不由得迟疑了一下。

 

……也不知道今天的行动结果如何,若是眼前这位大人正在不高兴,他贸贸然带人回来,惹恼了他……亚克斯利就是前车之鉴了。

 

可惜他身后的人没有体谅他的担忧,直接越过了他,挤到了马尔福的面前,挺起胸脯,发出小姑娘似的、甜腻的咯咯娇笑:“看看,这不是亲爱的德拉科么?还记得你的乌姆里奇教授吗?当年我就觉得你是个难得的好学生,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少年灰色的眼睛眯了一下,那名食死徒顿时觉得背上冷汗直冒。乌姆里奇不过是个副部长,就连正经魔法部长辛克尼斯也不会这么说话,她莫非不晓得马尔福现在是黑魔王最倚重的食死徒之一么!

 

“怎么回事?”德拉科没有理会在他面前蹦跶的粉红□□,只盯着那名食死徒,冷冷地问,“主人的命令是保护魔法部,清算损失,谁允许你擅离职守了?”

 

“是……乌姆里奇女士说她要亲自——”

 

“没错,作为魔法部高级副部长,我有义务亲自过问这次的事件。德拉科,事关紧要,我需要和卢修斯谈一谈。”

 

食死徒眼前一黑,冷汗顺着脖子流了下去——他算是明白了,这个乌姆里奇要么就是个白痴,要么就是个没有实权的摆设,连马尔福换了家主都不知道——他怎么会被她威逼利诱一番就傻乎乎地领了她来啊!

 

德拉科弯起了唇角,看了看脸色难看浑身发抖的食死徒,难得好心情地说:“既然副部长女士有要事,那么请随我来——你回去魔法部吧,下一次还有这种情况,你该明白应该怎么办。”

 

“是,当然——”绝不能再把这种蠢货带进马尔福庄园。男子应了一声,飞快地冲出门厅,简直连一秒钟也不想多呆。德拉科冲乌姆里奇微一点头,转身进了平日食死徒们聚集议事的大厅,一身粉红色的女人面带疑惑地跟着他走进去,左右看看,有些不满地说:“德拉科,我想我要说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安全起见,我想你应该带我去卢修斯的书房,那里我也去过几次——”

 

“女士,这里是黑魔王平日里议事的地方,我想你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德拉科打断她的话,注意到她在听到那个人以后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至于我的父亲——他最近身体不太好,正在修养,不方便见客。”

 

乌姆里奇怔了一下,德拉科拉开椅子,坐在长桌边自己平日的位置上,撑着下颌似笑非笑地继续说:“魔法部的任何事情,或是你有什么要求,都只管跟我说就行了。”

 

毕竟是在副部长位置上坐了好几年,乌姆里奇从这几句话里面回过味来,张着嘴看着德拉科,目光有些呆滞了。

 

她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年级时,因为一个“调查行动组组长”头衔而得意非凡的小少爷,虚荣肤浅,好大喜功。平生最大的乐趣就是侮辱格兰芬多,让波特和他身边的所有人不好过……那一年食死徒闯进魔法部,卢修斯马尔福被捕入狱的事情还是她经手的,她一直都以为马尔福就此失势,成了谁都能啃一口的肥肉……

 

可是现在,她看着德拉科优雅地靠在椅子上——就在主位左手的第二位,那绝对是一个显赫的位置——回想起刚才那名食死徒对着他说话的语气态度,她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对食死徒现在的内部状况完全不了解……

 

“怎么了?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么?”德拉科把魔杖抽在手中,摩挲着乌黑油亮的杖身,微微一笑,“让我猜猜看,是为了魔法部的‘损失’,希望马尔福给予补偿?”

 

那个笑容美丽得炫目,乌姆里奇却觉得她看到的是一条华丽的毒蛇冲她张开嘴,亮出致命的獠牙。她退了一步,干巴巴地说:“德拉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波特从魔法部逃走这件事情实在太严重了,他也确实给魔法部造成了一些混乱,但这都不重要,我来的目的是为了——”

 

明明已经心虚胆怯,却还是东拉西扯,绕着“损失”这个主题不松口,德拉科听了一会儿,彻底失去了耐心。

 

山楂木魔杖笔直地指向这个虚伪贪婪让人恶心的女人,此时的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五年级时的自己究竟要有多混账,才会一天到晚跟在这个女人身后,以被她“赏识”为荣?

 

乌姆里奇全身一僵,然后尖叫起来:“你想做什么马尔福!我是魔法部高级副部长——”

 

“我当然知道你的职务,女士。”他轻轻一抖魔杖,缴了她的械,笑容越发优雅,“事实上我挺高兴能见到你的,否则也不会让你进到这里来。我回来的时候还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弄到魔法部的消息,毕竟我不方便亲自去——摄神取念!”

 

堆满蕾丝花边、干花、蝴蝶结、猫咪瓷盘的办公室;办公桌上厚厚一摞粉红色封面的小册子,印着醒目的金色标题:泥巴种——对祥和的纯血统社会的威胁;凤凰社成员们的监视报告,亚瑟韦斯莱被标注为“头号不良分子”;哈利波特的通缉布告,赫敏和罗恩也有一样格式的通缉令……德拉科毫不留情地加大咒语的力道,在乌姆里奇痛苦的叫声中,狠狠地翻搅她的记忆。

 

在一个个混血或麻种巫师的审判书上写下严酷的判决;收受贿赂,搜查巫师家庭,私藏他们的财产;和手下英俊的男巫调情;向另一个副部长抱怨最近一年都没有机会见到马尔福,因为只要威胁诱劝一回,白孔雀就会私底下交上来大量钱财,正如以前魔法部长所做的那样……德拉科冷笑一声,然后他终于找到了有价值的记忆——

 

“是啊——一件古老的传家宝,”乌姆里奇坐在审判席上,得意地炫耀着她丰满的胸脯上一个金闪闪的挂坠盒,那上面有一个用细碎的绿宝石拼成的“S”。在她身后,赫敏紧张地盯着那个挂坠盒——虽然她用复方汤剂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但他还是能一眼认出她来。

 

“‘S’是赛尔温的缩写,我与赛尔温家族有亲戚关系……”她还在这样得意洋洋地说着的时候,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只拿着魔杖的手,红光一闪,画面戛然而止。

 

后面那些乱哄哄的记忆他没有再看下去,德拉科停止了咒语,看着瘫在地上眼神涣散的乌姆里奇,她的脖子上仍然挂着那个挂坠盒,但是失去了那种神秘美丽的光泽,以至于他刚才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那么很明显,这只是个“复制成双”的蹩脚赝品。至于那只手里的魔杖……他也碰巧认得,那是让伏地魔暴跳如雷的、属于波特的冬青木和凤凰尾羽魔杖。

 

日记本、戒指、挂坠盒、金杯、蛇,拉文克劳的遗物……波特他们冒着天大的风险混进魔法部,就是为了夺取这个挂坠盒了,它的真正名称在他的脑海中呼之欲出——

 

“马尔福,你居然——你背叛——”

 

“一忘皆空!”德拉科冷冷地念出咒语,然后用魔杖把她从地上弄起来,坐在长桌另一边的一张椅子里,几分钟以后,乌姆里奇迷茫地睁开眼睛,在看到对面的德拉科以后,目光深处划过了一丝恐惧。

 

“乌姆里奇副部长,关于你刚才所说的我都明白了,我会加派人手,保证魔法部不会再受到这样的袭击。”德拉科带着公式化的贵族微笑,白皙的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表示尊敬且没有敌意,“至于这次你们蒙受的损失,我也会详细告知主人,仁慈的黑魔王会给予追随他的信徒们公正丰厚的奖赏的。”

 

“哦,好的……当然……”女人肥胖的脸上露出隐忍的贪婪神色,她咯咯娇笑着站起来,用自以为甜美迷人的眼神看着他,“马尔福的信誉没有人会怀疑,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德拉科。”

 

他忍耐着她放肆地打量他的目光,把这位副部长女士送出马尔福庄园。德拉科转身,星光洒在这座恢弘壮美的大宅上,沉淀着铂金贵族一千多年的骄傲与尊荣。

 

古老的巫师血统在衰弱,混血和麻种形成了巫师社会的新兴利益阶级,这必然带来权力的分散和贵族的没落,而纯血贵族盲目的骄傲和拒绝改变更加剧了这种衰落。当有一天贵族们发现曾经最低贱的巫师居然有了可以与他们抗衡的势力,他们鄙夷唾弃、更惶恐不安,于是才有了为了“维护纯血利益”,以恐怖来血洗平民巫师的黑魔王。

 

可惜这种恐怖血洗的结果,只是让本已经腐朽不堪的纯血贵族们更加迅速地耗尽了千年积累的财富和生命力。上一次伏地魔失败以后,就有七个曾经辉煌无比的姓氏就此消失,而他的父亲动用了一切关系和手段,付出了大量的金钱,才勉强维持住了马尔福表面上的风光和富贵。

 

而如今,面临着再一次掀起的所谓“纯血战争”,他早已清楚看到,伏地魔给纯血贵族们带来绝不是新生,而是更彻底的毁灭。如同乌姆里奇这种人并不在少数,一边羡慕着他们的尊贵,想尽办法和他们拉上所谓的血缘关系,往自己身上镀金;一边又瞧不起他们的固执和没落,贪婪地想要压榨出最后一点利益,津津有味地欣赏曾经高贵不可一世的他们,坠落尘埃的凄惨模样。

 

德拉科握紧自己的魔杖,熟悉又陌生的强大魔力在身体里涌动,乌姆里奇看着他那种令人作呕的眼神,让他心中一种隐藏的渴望忽然熊熊燃烧起来——还不够,作为马尔福现任的家主,他做的还远远不够——给马尔福带来屈辱的并不止是伏地魔,更有这些见风使舵的卑劣小人,他决不能容忍马尔福的骄傲再一次被践踏!

 

白色沙砾铺就的车道上落满星辉,德拉科越走越快,血液在胸中烧灼,他苍白的脸上泛起薄薄的绯红。他不能再满足于仅仅是保护赫敏和家人的安全,他更要在打败伏地魔的过程中,挣到伟大的功勋,他要为自己的家族在战后谋得一条光明的出路——没有人可以再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他,没有人可以再威逼马尔福用金钱来赎买,所谓“掌权者”施舍的尊荣!

 

而这份功勋如今就摆在了他的面前——日记本、戒指、挂坠盒、金杯、蛇,拉文克劳的遗物。从韦斯莱脑子里获得的零星词语,从斯内普的手中获得的魂器资料,从邓布利多留下的记忆中,从奈杰勒斯无意的一句话里,还有波特写下的这六个词语。

 

德拉科轻声笑起来,他忽然有些感激哈利波特的粗心还有乌姆里奇的贪婪,因为他们俩的倾情泄密,亲手销毁一件或是两件“魂器”,并不是不可能的了。


评论
热度(12)
 

© tahuifagu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