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不停地走啊,不停地歌唱。

【搬运】hp forgive

第68章决战来临(上)

“你说什么?”伏地魔高亢冷酷的声音在古灵阁里回响,原本十分气派的大理石厅堂变得破破烂烂,柜台、高凳、天平还有大块大块的彩色玻璃残片——那是从穹顶上掉下来的——它们全都乱七八糟地倒在地上,钱币和宝石散落得到处都是,金光闪闪,十分诱人——但现在没有一个人会去看它们。

 

几十名食死徒围成半圈站在伏地魔身后,他的右边是惊怒的贝拉特里克斯,脚边正跪着一只哆哆嗦嗦的妖精。

 

“主—主人,是、是冒—冒名顶替者……闯进了—莱斯特兰奇家的金—金库……”妖精的眼睛里满是恐惧,他躲闪着,不敢去看那张怒火中烧的蛇脸,瘦小的身体缩成一团,抖得几乎吐不出一个完整的词语。

 

“冒名顶替者!”伏地魔的魔杖顶端迸射出一道细细的黑色闪电,在妖精的皮肤上立刻出现焦黑的伤口,他痛得抽搐了一下,但拼命咬住嘴巴没有发出声音。伏地魔暴戾的血红色眼睛向贝拉特里克斯看一眼,声音越来越高:“古灵阁连假冒的小贼都识别不出来了?他们是谁?”

 

“是……是……波—波特和两—两个同伙……”

 

“那么他们拿了东西了?”伏地魔宽大的袍袖飞舞起来,魔压让整座古灵阁里的生物都觉得呼吸困难,一种可怕的恐惧烧灼着他蔑视一切的心,“说!他们偷走了什么!”

 

“一个——一个小金—小金杯,主人……”

 

伏地魔发出一声暴怒的尖叫,他不敢相信,那是他唯一的弱点,他的珍宝,他长生不死的希望——不可能有人知道,那个愚蠢的男孩怎么可能发现他的秘密!

 

蜘蛛一样细长的手指高高举起,老魔杖中爆发出夺命的绿光,食死徒们四处逃窜,但伏地魔疯狂地杀戮着这些带给他噩耗的人——妖精死去了,所有出现在他视野内的巫师统统被杀死,而贝拉特里克斯惊恐地叫了一声,瞬间幻影移形逃出去了。

 

阳光透过被巨龙撞塌了一半的穹顶,照亮这片遍地尸骸的废墟。伏地魔站在尸体中,怒火烧尽了他的理智,胸中的杀戮欲望在无限膨胀——邓布利多,也许是那个老东西指使的,已经死掉的失败者,居然还在和他作对!他应该先去查看一下……虽然他绝不认为那男孩会知道他藏宝的地方。

 

湖,小屋,霍格沃兹——伏地魔的蛇瞳收缩,连古灵阁的金库他们也能闯进来,那么霍格沃茨呢?他应该命令斯内普加强警戒……当然,告诉斯内普那男孩为什么会回去是犯傻,信任贝拉特里克斯和卢修斯就是重大失误。

 

原以为那个女人还算忠诚,他对她太过仁慈,让她居然已经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大肆笼络食死徒里的贵族势力了!最近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总会出现纰漏,他不会再把重要的任务交给她……

 

——如果那男孩真的去了霍格沃兹,他绝不能容许他再次逃脱出去!伏地魔腾空飞起来,脑海中出现一张俊美的脸,眉峰冷傲,灰眸如冰。

 

德拉科马尔福——他似乎还算是七年级的学生?很好……

 

哈利猛地张开眼睛,他浑身湿透地躺在湖边的草地上,左手抓着那只让伏地魔暴跳如雷的小金杯。他的两个朋友正焦急地看着他,赫敏手里还拎着一套衣服和一个断了绳子的皮袋——那是海格送给他的,里面装着金色飞贼、镜子碎片和他折断的凤凰尾羽魔杖……是了,在被捕前不久皮袋的绳子断了,他随手放在桌子上,一定是赫敏在发现他们被包围的时候把它收进了她的串珠小包——哈利再一次由衷地感激她的细心和机敏。

 

“哈利?哈利!”赫敏见他目光涣散,着急地拍着他的脸,哈利眨了眨眼睛,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知道了!”他咳嗽着吐出嘴里的湖水,全身冷得发抖,但他的心如此激动,血液都快要沸腾起来,“下一个魂器在霍格沃兹!”

 

 “什——”

 

“我看到了,他很生气,他杀了很多食死徒,”哈利飞快地换着衣服,把皮袋上的扯断的绳索打个结,挂回自己的脖子上,“他不放心,他要去查看另外几个是否安全,戒指、挂坠盒,我想他会最后去霍格沃兹……但是我们必须立刻赶过去,因为他要通知斯内普——要派马尔福来抓我们!”

 

“马尔福?”罗恩不屑地撇了撇嘴。

 

“罗恩,不要小看马尔福。”哈利难得没有附和罗恩,他回想起马尔福庄园里他和贝拉特里克斯针锋相对的模样……那张让他深刻厌恶的脸没有改变,但马尔福似乎已经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甚至有些不敢去看那双充斥着冰冷和危险的灰眼睛……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他已经不是学校里那个靠爸爸和跟班撑腰的小混蛋了。

 

“如果遇到他,一定要小心,而且还有斯内普——”

“哈利,”赫敏不赞同地说,“斯内普教授是凤凰社的人。”

 

“哦,好吧!就算是这样,可是他也不能拦着马尔福对我们动手对不对?”

 

“哈利,他——”

 

“得了,别讨论斯内普的事了,”罗恩□□来,抓着乱蓬蓬的红发说,“可是我们要怎么去霍格沃兹?报纸上说那里至少有两百只摄魂怪!”

 

赫敏咬住下唇,她刚才想说的并不是斯内普,那一瞬间心中鼓荡的异样情绪,让她很想把自己关于马尔福的猜测都说出来,可是——她的脑海中过滤这两年来所有关于德拉科的片段,最终定格在眼前的,仍然是索命咒击中邓布利多的瞬间。

 

不管听起来多么真实,她没有任何证据,那只是猜测,哈利和罗恩不可能相信,就连她自己都分不清这是源于理性的思考还是自己的感情用事。

 

而且——就算他真的不是忠心于伏地魔,也并不代表他一定站在凤凰社这边,从这么多年对马尔福的认识,他站在自己那边才是最有可能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攫取最大的利益,那些似乎在暗地里帮助过他们的事情也许只是巧合,也许是他不想让伏地魔一边倒地赢得胜利……

 

反作用的破解咒,零钱袋里的大量物资,雪地里指路的火焰天鹅,透过酒杯的悲伤眼神……她试图用这些来说服自己,但刚才的分析无疑才是最符合现实的,赫敏的情绪低落下去,然后又被自己满心遗憾的感觉惊住了。

 

为什么会遗憾?为什么要如此希望那个德拉科马尔福其实是属于凤凰社的?

 

就像有一堵墙在她的脑子里,挡住了最重要的那一段真相。思绪变得混乱,赫敏觉得太阳穴发烫,忽然有什么东西盖在她的头上,两只手一左一右地被抓住了。

 

“哈利?”

 

“我们要立刻去霍格莫德,赫敏,抓紧了。”哈利拉好隐形斗篷,说。

 

三个人在原地旋转,倏然消失在渐渐暗淡的夕阳里。

 

#

 

伏地魔像一道死亡阴云,匆匆地从他身边滑过,笔直地朝着庄园大门走去。这大概是食死徒有史以来最短的一次会议,从出现到离开,他们的主人在马尔福庄园停留了不到十分钟。

 

他下令召集所有食死徒、搜捕队,和麾下的魔法生物,要他们全部待命,准备战斗。然后留下了两个人,进行了大约五分钟的密谈。

 

食死徒们全都离开了,被赋予了特殊任务的两人还留在空荡荡的大厅。斯内普的黑眼睛看着伏地魔消失的地方,脸上慢慢浮起冷笑:“在那里。”

 

“是的,最后一个,在那里,这可是他亲口告诉我们的。”德拉科也在笑,但显得比斯内普高兴多了,伏地魔暴怒的命令让他心里一直紧绷的担忧终于松下来——对于那三个人来说,世界上没有比霍格沃兹更安全的地方了。

 

德拉科用魔杖把地毯上大蛇留下的泥泞痕迹清除掉,语气平淡又笃定:“他们总算是干成了一件事。通知凤凰社吧,这将是最终的一战了。”

 

斯内普皱眉:“最终一战?在霍格沃茨?”

 

“很遗憾,但是波特会去霍格沃茨,黑魔王也会去,他要从城堡里把波特抓出来,于是整个学校的人都会站出来反抗,保护他们的救世主男孩。”德拉科侧了侧头,“好吧,也许不包括斯莱特林。”

 

“一群学生去和黑魔王决战?”斯内普扯起嘴角,“你什么时候和邓布利多一样天真了。”

 

“是凤凰社,霍格沃茨,还有我们。”

 

“他手里有食死徒,有狼人、摄魂怪、阴尸、巨人!”斯内普不耐烦地说,“也许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力量。马尔福先生,别告诉我你觉得靠凤凰社还有一座城堡就能战胜他全部的黑暗大军。”

 

“既然我们现在有了杀死黑魔王的办法,当然比硬碰硬的开战好。不过霍格沃兹可不单单是一座城堡——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代表的就只是我?”

 

斯内普看着德拉科,脸色微变。

 

“我这一年里,可不光是忙着讨黑魔王欢心。”德拉科温和地浅笑,绕过这个话题:“六件魂器已经被消灭四件,现在只剩下霍格沃兹里的那件,还有——蛇。”

 

“你成功了?”

 

德拉科点头,从袍子里拿出一支水晶瓶,瓶子里青黑色的液体比原来少了一小半。他把它递到斯内普面前:“我得感谢你,它简直棒极了。”

 

现任校长的黑眼睛眯了一下,并没有问他打算怎么做,他收下这支珍贵的“魔药原料”,说:“于是你要回学校夺下那件魂器了?”

 

“不,属于我的是那条蛇,学校里的那件是你的。”

 

斯内普这回露出了罕见的惊讶:“我?”

 

“是的,由你来毁灭它,不过为了尽量降低他的警惕,毁灭的时机很重要……最好还得是众目睽睽。”德拉科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这一年足够你荣登‘霍格沃兹校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校长’第一名。实际上,我们已经把整个‘光明阵营’得罪完了,最不幸的是我们还得拼命让他们赢得最后的胜利。”

斯内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低笑出声:“贪心不是好习惯。”

 

“给自己铺好退路是一个合格的斯莱特林应该做的事。”

 

斯内普报以嗤笑。在巫师的战争中,如果没有邓布利多那般足以抗衡黑魔王的武力,再缜密的计划也充满危险的变数。而两个一直用生命进行豪赌的斯莱特林……真是没资格说这句话。

 

“现在出发?”

 

“我还要处理一点小事情再去——像个乖学生一样,从校门走进去。”

 

斯内普冷哼,然后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德拉科看着他黑袍滚滚的背影,在他将要迈下阶梯的时候,忽然叫住了他:“学生们一定会参战,如果可以的话,让斯莱特林也参加吧。”

 

蛇院院长扭过头,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

 

“为了战后的地位……不过那好歹也算是属于四个学院的学校。”

 

男人露出了晦涩的微笑,转身离开。至于这场战争的胜败,他们完全没有提过——不是胜利,就是死亡。所以,他们绝不会输。


评论
热度(16)
©tahuifaguang
Powered by LOFTER